首 页 | 12396简介 | 焦点需求 | 网上咨询 | 品种信息 | 实用技术 | 农业专家 | 市场信息 | 政策法规 | 民俗旅游 | 民生科技  
 
站内搜索:
 
您现在的位置是:   【栏目导航】 >> 畜禽水产养殖技术 >> 家畜养殖 >> 奶牛 >>  养殖技术
奶牛近交说法剖析
时间:2017/9/14 8:25:00  作者:    编辑:guoq  阅读:129次  语音编码:39813
  奶农对奶牛的近亲交配问题很关心。他们知道近交对奶牛生产性能、繁殖性能、生活力等有不利影响,进而带来盈利下降。这说明奶农已经认识到近交的危害,但是由于缺乏专业指导,他们对正确理解奶牛近交知识还普遍的存在误区。

  现就笔者常听到的一些说法归纳如下并简要解释:

  1.父亲配女儿,出生后代的近交系数为50%。

  错误。若刨除其他个体和个体本身的影响,父亲配女儿之后出生个体的近交系数是25%,父亲与女儿之间的亲缘系数是50%。个体之间的亲缘系数与个体本身的近交系数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后者等于前者的一半。

  2.如果每年换用不同的育种公司的冻精,则可以避免近交。

  不正确。因为各育种公司都集中选用少数优秀的公牛开发培育下一代公牛,所以更换不同的育种公司,并不一定能避开同一血缘。事实上,全同胞分布在不同的公牛站很常见。公牛之间的亲缘关系不因国别、空间距离而变化。

  3.如果采用杂交,则可以避免近交。

  不正确。即使是两个品种杂交,也不一定能排除近交,近交取决于交配的双方是否存在共同祖先。

  4.只要知道母牛的父亲,则不需要知道其他公牛号就可以有效地避免近交。

  不正确。大多数共同祖先是在动物的较远世代中发现的,所以知道个体的父亲、外祖父、外曾祖父的系谱是很必要的。

  5.近交对群体的许多世代都有负面影响,消除近交也需要许多世代才能完成。

  不正确。近交只在与配公牛和母牛之间存在亲缘相关时才发生,这仅发生在一个世代。同样,近交也可以在一个世代消除--只要与配公牛和母牛之间没有亲缘相关。

  6.如果一头公牛的近交系数低,则它可以安全地与牛群中的任何一头母牛交配。

  错误。这与公牛本身的近交系数高低没有任何关系。如果该公牛和与配的母牛之间存在亲缘相关,则同样会产生近交。因此,如果一头公牛的近交系数高,并不能成为限制它使用的理由。

  7.必须不计成本的避免任何程度的近交。

  错误。因为我们培育母牛的目标是为了获得最大的盈利,而绝不能仅仅为了避免近交就使用遗传品质差的冻精。事实上,近交的影响跟共同祖先的遗传品质有关,即选用优秀的公牛可以一定程度上抗击近交带来的负面影响。

  8.牧场12线的后代用22线的公牛配种,或者A系的公牛配B系的女儿,即可避免近交问题。

  不一定。公牛血缘条线仅仅是根据父系的血统而归类的,看似分布在两个不同条线的公牛,外祖父有可能相同,这样二者之间就存在亲缘联系,一头公牛配另外一头公牛的后裔,因为存在共同祖先,就带有一定程度的近交。避免此问题的方法很简单,不仅利用父系记录,而且利用母系记录,如外祖父信息。

  必须强调指出,由于全球遗传物质的广泛交换与流通,以及对极少数优秀公牛冻精的大量使用,导致全球荷斯坦群体的血缘联系比以往更密切,近交系数也不断上升。下图是美国农业部在2007年8月份公布的近交系数趋势图。


soso_tc_slider_img


  那么牧场该如何控制近交呢?

  第一步是记录在群个体的父亲号、母亲号。

  长期坚持,就可以积累多个世代的系谱,一般应积累3代以上的完整系谱才有价值,因为很多情况下,共同祖先存在于较远的世代,所以系谱的记录一定要准确。对牧场来说最简单的方法是加入DHI体系,只要每月上报牛群资料,长期参加DHI测试,则DHI数据处理中心保管有完备的系谱资料。简而言之,对系谱的要求是准确和完整。

  第二步,确定牛群可以接受的近交水平。

  近交系数或多或少的存在,要想完全避免近交在当今已经几乎不可能。我们追求的目标是使母牛的盈利最大化,只要近交系数在可接受范围内即可。如目前一般牧场要求近交系数控制在6.25%以内,当然有的牧场也可以适当放宽或要求更严,这由牧场根据实际情况决定。近交系数是通过统计父亲和母亲到共同祖先的世代数计算而得,奶农也可以寻求育种机构专业人员的帮助。

  第三步,选择与本牛群亲缘关系较远的公牛。

  这需要奶农对本牛群的血统有所了解,然后才能更好地选择与配公牛。这里强调一下,选择公牛是非常重要的育种决定,比后续的选配工作重要的多。关于选择公牛和如何选配,奶农可以与育种公司的技术人员联系,他们会提供专业化的服务和支持。
 
* 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 * 北京农业信息网 * 北京农村科技在线 * 农村科技服务港
* 北京现代农业 * 中国科学技术部 * 中国农业部 * 农博网
 
 
主办单位: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农村发展中心农村科技服务港,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
技术支持:北京智农天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